追蹤
藏密白玉佛學會.........高雄分會 / 21度母道場
關於部落格
藏密寧瑪巴 白玉傳承 尊貴 吉美法王 的道場 (在台灣)
  • 99250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殊菩薩修法儀軌導論

本尊殊聖:白身文殊師利菩薩又稱“智慧輪妙音”,其身相也依解救眾生的不同而示現有別。佛經中講,白文殊調伏貪欲眾生時,便以大自在天的形像出現;滅伏痴惑眾生時,便以大梵天的形像出現;教化瞋恚眾生時,便以大威德的形像出現;而通常則為一面二臂的菩薩相,極為和平慈祥。
修法殊聖:佛經中講,修持白文殊法,可以增長一切福德和智慧,堅固記憶,令得聰辯,口演八萬妙法,了知諸法典義,消除愚痴、暗(喑)啞及語業諸障。
白文殊獨尊修法有“自身修法他身修法。今天我為你們傳授白文殊的自身修法,它屬於密法中的事部”法。
 
加行
(一)坐前准備
1)修行場地:以高僧大德修持過的無人靜處為修行的最佳選擇。其次選擇清淨之處,避免人及非人的干擾。
2)掃塵除垢:修行的地方每天均要打掃干淨,並思維:實則我在清除自心煩惱。
3)莊嚴安布身語意所依:虔心供奉佛像、佛經、佛塔等,至少要供奉根本上師的法像、本尊白文殊師利菩薩的唐卡或塑像以及《聖妙吉祥真實名經》等經典。同時於自修法座前准備金剛鈴杵、內盛淨水的事業寶瓶、米花盒等法器。在此注意:不應以佛像材質的不同而有分別,並應如法地按順序安置。
4)制作、供奉朵馬:在一圓盤上,放置一張紙畫的八葉蓮花。將糌粑或炒面與牛奶、奶酪、酥油、冰糖、蜂蜜、紅糖混合作成朵馬,放置蓮花上。在朵馬頂上安置一個扎嘎利朵馬上安有本尊像及傘蓋的小木棒),扎嘎利上插入一幅小的白文殊唐卡或唐卡照片,面向自己。再制作一個精致的小白色朵馬作為供養。如果你感覺制作朵馬”確實有困難,也可以用干淨的糕點來代替。
5)供奉八供:在兩個朵馬的前後,平行於佛像供奉兩排八供,分別為:功德水、濯足水、鮮花、薰香(可用香或香塔代替)、明燈(油燈、電燈、蠟燭都可以)、塗香、美食、樂器(海螺等)。兩排八供高度一致時,自己面前的一排由右至左順序排列,為自供;佛像面前的一排從自己的角度看從左至右順序排列,為本尊”。如果可能的話,還可以供奉吉祥八寶等你認為最好的寶物。總之,最重要的是供品本身清淨無染及供品來源清淨無染。同時,由於此法為密宗事部法,故此供品必須是全素,不能有一點酒肉。如果閉關修行,你不能吃蔥、姜、蒜肉等葷腥。不是閉關而是日常修則無以上的限制。
6)准備法座:法座後半部要高於前半部、一寸許,軟硬要適當,以舒適安穩為宜。
以上有關佛像及供品的擺放方法我已經多次的講過,在此不重復。總之,這些准備工作很重要,一定注意要如法地去做。
 
(二)以殊聖的打坐方法入坐。
以毗盧遮那佛的打坐七法及特殊的呼吸調心法入座。
1、坐姿以雙盤‘金剛跏趺坐為最好,或者以單盤菩提坐’的坐姿入座。
2、雙手結定印,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兩大拇指相合,置於臍下部。
3、腰部挺直,胸部微挺,以使各脊椎骨如銅錢般地保持自然垂直。
4、唇齒放松自然,舌尖輕抵上齶。
5、頭微前傾,下頜內收,略抵喉結。
6、雙眼凝視鼻尖方向,余光可得見鼻翼。
7、雙肩平直,放松自然。
依上述要點逐步調節至身體輕松自然為止。
呼吸調心法。如果我們的心王和不善心相應的話,要升起殊聖善心是很困難的,故此依照“噶丹耳傳的竅訣,你可以通過觀察呼吸的方法將心態由激烈轉為平靜而清明。具體方法是:緩緩地自然勻暢地吸氣——稍微停頓——輕松柔順地呼氣,如此為一次,心裡默數。注意整個過程是將”緣於呼吸上,並非做其他的觀想。一般如此數吸二十一次後,心態自然調和。
 
(三)前行的根本:正確的皈依與發心——將心轉向佛法
前行是修習佛法的基礎和根本。離開了這個根本,我們行的就不是解脫道。這就是我為什麼在每次灌頂或傳授導論時,都非常強調前行的原因之一。誠然,我已經多次完整詳實地為你們開示過正確的“皈依發心”的原由及實修的方法,但在此我還是要依照我的傳承教授簡明扼要地給你們講授。
前行的根本重點在於:真實“皈依上師三寶發菩提心。再細分一點可分為:出離心菩提心性空正見”。
你們在平時和每次修法前都應該認真思維:你到底為什麼要皈依?如果你真正認識到在三惡道中無時不承受著極大痛苦的煎熬,並且思維依著因果規律,自己無量劫來已經造作了無邊的罪業,今後必然還要到三惡道中去感召無量的痛苦。幸而發現惟有佛、法、僧三寶為真正的皈救處,並於三寶前猛力懺悔一切業障,真心希望脫離可怕的三惡道,嚴格奉行“五戒十善,希望將來投生到比較好的三善道中。由此故,皈依三寶。這是下士道”的皈依。
進一步想:今天你雖然僥幸生到人間善道,但是這個善道是極不穩定的,人生又是極其短暫的;同時人的生緣很少,而死緣非常的多。所以人生是如此的短暫而不定,是如此的難得而易失。而死後絕大多數的人又會再回到三惡道中去受苦。再者,雖然你可能暫時生在三善道中,但是在這三善道中並沒有什麼真正的快樂,只不過相對於三惡道來講感受稍微好一點點而已,但還是充滿了煩惱和痛苦。作為人有:生、老、病、死、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無(五)陰熾盛等等痛苦;作為阿修羅,由於嫉妒和瞋心所使有常年的戰爭之苦;作為欲界的天人也沒有脫離行苦,待福報享盡最終要墮落到三惡道中去;作為色界和無色界的天人同樣死後難逃惡趣。由此可見即使是生到天界,也不能脫離苦惱和煩惱。經過對因果規律和六道輪回痛苦的認真思維,你會認識到六道輪回就像一個監獄、一個火坑,自己被煩惱緊緊的捆住,沒有任何的自由,根本不能自主。當你認清六道輪回的真相時,就會產生尋求脫離六道輪回的出離心。而真正擁有能使你徹底解脫眾苦能力的惟有佛、法、僧三寶。皈依他們是你唯一的選擇。這就是“中士道”的皈依。
由於佛陀是已經得到了無上覺悟的聖者,因眾生因緣化現世間,為引導眾生徹底解脫而指明方向與方法,所以這是我們“皈依佛寶的原因。皈依法寶是因為能指引眾生脫離輪回苦海,得到無上正果的是佛陀教授的殊勝方法。佛法分二法。其中教法是指佛所講的一切教誨。證法是指依教修煉所得的證悟境界。這兩部分都是我們皈依的對像。佛經上說:佛陀不能用水將眾生的業障洗掉,無法用手將眾生的苦惱去掉,也不能將自己的果位轉移到眾生的身上。唯一的方法是講授正解脫道,度化眾生。所以我們要想脫離苦海,就必須要皈依法寶,依法修煉。那麼為何要皈依僧寶呢?雖然我們今日不能親聆釋迦牟尼佛講法,但是我們還是很幸運的,因為佛陀的教法至今傳承未斷。從佛陀的時代到現在的兩千多年來,歷代高僧大德不僅僅有極高的修證,更是將佛陀的教法代代相傳。今日我們能夠皈依佛門,有機會修煉佛法,就是依靠歷代高僧大德的無量恩德。並且我們要學修佛法,還必須依止善知識,尤其是已經得道的聖者。所以僧寶”也是我們皈依的對像。
另外,在密宗修法中還要加上“皈依上師,而且要將皈依上師加在皈依佛寶的前面。這是因為我們的福分還不夠,就算釋迦牟尼佛站在自己面前,我們也無法看見,更不要說聽受佛陀說法。所以,若沒有佛菩薩所化現的以世俗模樣顯現的上師,我們根本不能聽到佛陀的教法,也得不到任何一個修持的方法。所以從這意義上說上師對我們的恩德比佛還要大。並且在密宗當中,不但要把上師看作佛,而且不能有一點點懷疑。要百分之百地把上師看作真正的金剛持,修法才能獲得成就,這裡也有很深的密意在裡邊。故此說一切成就之源是上師,如法地親近上師乃是一切成就之根本。所以宗喀巴大師在《菩提道次第廣論》中講:一切成就的根本是如理地親近善知識。”這句話說明了上師的重要性。
所以,皈依是入佛法之門的標志,是你從現在到成佛為止不能離開的。真正的皈依是須經認真思維,真實體會而產生的。當你從心裡真正生起自己被關在監獄裡一點自由都沒有的感覺,就好像一只蒼蠅被蜘蛛網粘住一樣,那種心情萬分焦急,想一切辦法要脫離這個蜘蛛網——這個六道輪回的大蜘蛛網”時,才會真正生起出離心,而為得度向上師三寶祈求幫助的真實皈依。所以出離心也是概括在真實皈依之中的。
前行的另一個根本重點就是發菩提心。一般而言,菩提心有兩種:勝義菩提心和“世俗菩提心勝義菩提心指的就是性空正見,它是佛菩薩的空性智慧,也是菩薩到達見道的標志,而此前,空性是經由推理而了解的;世俗菩提心又分為成願菩提心行菩提心願菩提心就是為了解救一切父母眾生使之脫離六道輪回的苦海,尋求無上正果的心願;行菩提心就是不但有了願菩提心,而且要發起廣行六波羅密多、四攝等等菩提大行的心願。        
那麼為什麼要修菩提心?首先要經你學習、觀察、思維並體悟到佛陀所闡述的十二緣起和六道輪回的三苦、六苦、八苦等一切苦惱。同時,你要明白真正使你在六道輪回中受苦不止的大敵不是別人,而正是你自己,是你自己的‘無明造成的。也正是因為無明’使你從無始以來至今還在六道之中受苦不止,更糟糕的是這種種的痛苦還將時時刻刻伴隨到你的將來。所以你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早日脫離這種無休無止的險惡困境。
同時當你仔細觀察世間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和一切眾生都是被困在無明煩惱的‘蜘蛛網’裡。而這一切有情眾生與你雖然不相識,但他們都是你的父母。因為生命從無始至今,既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只是處在不斷的輪轉之中。在無始的輪回中,你每一次的投生,都依賴於你的父母。所以一切有情眾生在往世中都可能作過你的父母,只不過今生改頭換面後,互不相識而已。而且不管你生在六道中的哪一道,你的父母都像這一生的父母一樣,非常地疼愛你,為了你的成長可能去造作許許多多的惡業,使自己去感召無邊的痛苦,甚至為了你完全願意放棄自己的生命。從無始以來,無數的父母都是像今生的父母那樣地疼愛你,為了你,他們不知多少次放棄了自己寶貴的生命。不要說我們這些能夠懂一點善惡的人,就算是最凶惡、最無知的蜘蛛,它都會為了自己的小孩願意放棄自己生命,讓小孩吃掉它的身體。所以父母的恩德是無與倫比的。可如今這些父母在做什麼?他們有的正在地獄中受極大的痛苦、一些連我們想都不敢想、看都不敢看的苦他們都在承受。有的父母生在餓鬼道當中,幾萬年連一滴水、一顆糧食都吃不上,餓著肚子,瘦得皮包骨,一拍打都能冒煙。從須彌山到地獄,到處哭叫、到處流浪,可是根本找不到任何飲食。這都是我們的父母呀!有的父母墮到畜生道,沒有人專門喂養,相互殘殺。同樣的道理,我們投生在三惡道中的任何一道,都是難以忍受的。想想看,我們為了這一世的父母做的一點點的報效不及他們為我們付出的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當我們眼睜睜地看到他們死後去三惡道中去受無邊之苦時,我們是何種的感受呢?如果將這一切父母眾生扔在輪回中不管,自己去尋求一個脫離苦惱,永享快樂的世界,那我們又算是什麼呢?!因此我們必須要想一切辦法去救度一切的父母眾生,讓他們徹底脫離痛苦。故此我們必須要發廣大的世俗菩提心。
同時我們還要發起殊勝的‘勝義菩提心勝義菩提心就是要發現法界的真相,證悟緣起和性空無二的境界,從根本上明了六道輪回的根源。所以宗喀巴大師講:不具通達實際慧,雖修出離、善菩提,不能斷除有根故,應勤通達緣起法。見世、出世一切法,從因生果皆不虛,所執之境本無者,彼入佛陀所喜道。現相緣起不虛妄,性空不執二了解,何時見為相違者,尚未通達佛密意。不拘一面而同時,在見緣起不虛妄,即滅實執所執境,爾時見觀察圓滿。他的意思是:如果你不能證悟能夠打破我法二執的空性,那麼就算你有了出離心和菩提心,也無法斷除生死輪回的惑根。所以你一定要修煉並通達性空正見。什麼時候你發現世界上的一切萬物、一切顯現都是規範的緣起所成,但從究竟的智慧來看,又沒有任何一個具體、實有的事物存在,這才是一切佛所歡喜的道理。一切顯現的緣起和一切究竟的虛空是互不矛盾,互相融合的。當你還沒有悟到這個互不矛盾的道理的時候,你就還沒有發現真正的性空正見。而什麼時候你發現了顯現的緣起和究竟的虛空互不矛盾,相互融合,你便發現了能夠打破生死輪回的究竟法。所以說,要想徹底斬斷生死輪回的原根,就必須要證悟法界的真相——緣起性空。所謂法界的真相,也就是一切萬物自性虛空的本質。
所以發菩提心是入大乘佛法的標志。
同時,如果我們僅是發現了法界的真相,還是不能解脫成佛。在這個基礎上必須要通過波羅密多乘和金剛乘的實際修證,讓你的心真正去體驗法界真相,這樣才能成就無上正果。但是修煉顯宗的波羅密多乘,你至少要修三個無量劫的福德資糧,才能成佛。雖然你願意為了一切眾生經受這一切,但是等你成佛時,無數的父母眾生在無數世界中,又遭遇了如此長時間的痛苦。你怎能忍心讓自己的父母們承受這麼多痛苦呢?如果你能早一點成佛,就能早一點地更有能力來度化眾生,就能使他們早一點地減少甚至斷除痛苦。所以你為利一切父母眾生,應該修煉最殊勝、最快速成佛的方法,這就是密宗,也就是金剛乘。修煉密宗當中事部、行部和瑜伽部的密法,可以在七世或十世之內,得到無上正果。而修煉無上瑜伽部的密法,可以即身得到無上正果。但四部密法都是要修的,這是一個從頭到底修煉成佛的完整程序,都是佛法修煉道路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只不過你到了某個境界,需要修適合此境界的法,這樣才能循序漸進,直趨覺路。
可見,真實皈依上師三寶和發菩提心是修習佛法的基礎與根本,離開了這個根本,你所修的就不能稱為佛法,行的不是解脫道。甚至有人苦修了一輩子,最後打開的卻是地獄之門。這樣的實例在歷史中可是為數不少呀!所以說‘前行是多麼的重要和關鍵呀!這也是我時刻提醒諸位的原因。故此,我在每次的正式傳法及灌頂中都或簡或繁地突出前行的重要性,這也我的傳承祖師們如是教授的。如果想更圓滿更具體地聽聞、思維及修行前行的弟子們,請你們去學習我所講授的《如何修行正法》、《三皈依實修法》、《自他相換的菩提心修法》、《菩提道次第明晰引導速道前行念誦次第易行儀軌有緣頸嚴——教授》以及學習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等等佛陀教典和論述。
 
(四)前行的修行方法:實修皈依和發心——於解脫道上邁出堅實的一步
上面扼要地講授了皈依和發心的重要性,其根本在於使大家建立起正確的修持佛法的動機。正如宗喀巴大師在《問難·純白增上心》中向藏地大德們提出了一個考題:在修法之始,如〈梵語曰〉(?)那般重要者為何呀?第四世班禪大師洛桑卻堅(卻極堅贊)後來在《答問·善慧笑音》一文中答到:一切修法初,如同梵語曰,即善觀自心,無上師尊意。就是說,一切修法之初,查看自己的起心動念,建立正確的修行動機是最為重要的。由於動機的不同,修持善法的結果也不同。假設我有四個弟子都修白度母如意輪法,他們下的功夫是一樣的大,但修行動機不同,第一個弟子是以菩提心為動機來修法,故此成為圓滿的菩提之因和菩薩之行,是大乘法;第二個弟子是以出離心為動機來修法,故此仍是解脫之因和輪回的對治,是中士法;第三個是以希求後世為動機來修法,故其連解脫之因都不是;第四個是以謀求今世的無病、長壽和富有為動機來修法,那他所修的都不成為正法。仲頓巴尊者問阿底峽尊者:希求現世的快樂、利養及恭敬而作諸業,將有什麼果報?阿底峽尊者答:果報只有那樣。仲頓巴尊者又問:那麼後世有什麼呢?答:地獄、餓鬼、畜生”。
 
正行
已建立起正確的修持佛法的動機之後,可進入下面的實修部分。所謂實修是在上面所述正確的思維真實皈依上師三寶和發菩提心的基礎上繼續修持。從這裡開始我將結合《白文殊修法儀軌》來講授。
 
納摩姑如曼殊郭喀雅
敬禮上師至尊妙音、願一切時哀愍攝受!
文釋:頂禮至尊文殊師利菩薩,祈願您隨時隨刻慈悲攝受我!
意釋:這是印藏大師在造論及造儀軌前所作的贊頌。其目的有二:一則以示區別於外道,表明自己深信三寶,為圓滿完成其所作而誠敬地頂禮發誓;二則祈請加持以遣除所作事業的違緣。
皈依上師 皈依佛 皈依法 皈依僧(三次)
意釋:承由前面的思維,深刻認識到:我從無量劫來,輪轉生死,妄造諸業,妄受眾苦,無有出期,真是苦不堪言。今世得生到有佛法之處,實為不幸中之大萬幸,真是百千萬劫難遭難遇的。由今日起我要發起真正的恭敬、誠信、皈依之心,皈依三寶之總集,大恩根本上師,及佛法僧三寶。於上述思維皈依的意義,皈依的功德及皈依的殊聖難得後而做下面的觀修。
觀修:觀想皈依境。皈依境的觀想方法,我在《三皈依實修法》中曾經作過詳實圓滿的教授,在這裡只作簡要地講授:觀想在自己面前的虛空上方,有一八大獅子擎舉的極大寶座。寶座上方的中央及四方共設五小座,中間法座稍高稍大於其余的四座。在中間法座上的蓮花日輪月輪之上觀想自己的根本上師,外相為釋迦牟尼佛,身金色,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身著三衣,放五色光,顯殊勝化身相;佛陀右面稍小的寶座的蓮月之上端坐著彌勒菩薩,其座周圍為從無著菩薩為始的‘廣大行派上師所圍繞;佛陀左面稍小的寶座蓮月之上端坐著文殊菩薩,其座周圍為從龍樹菩薩為始的甚深見派上師所圍繞。佛陀背後稍小的寶座蓮月之上端坐著雙身金剛持,為修行加持派傳承上師所圍繞;佛陀前面稍小的寶座蓮月之上觀具足三恩的根本上師,顯現通常所見而無缺陷之相,右手結說法印,左手結定印,手持充滿無死的長壽甘露寶瓶,上師周圍是其他曾為你傳授教授的諸師所圍繞。以上總計為五聚上師。再觀四部續本尊成圈狀圍繞五聚上師。最內層為無上瑜伽部本尊,稍外其次為瑜伽部,次為行部,次為事部。本尊之外為顯教諸佛、菩薩、緣覺阿羅漢、聲聞阿羅漢、勇士空行、護法,在資糧田的外邊是四大天王。等。在皈依境中的諸尊前面,代表法寶的經函放射出五色光芒。所觀皈依境中的聖尊,應是晶瑩光明為體的虹身,且具生機的真實顯現。再觀想上師三寶同時放光照明十方一切佛剎土,迎請真正智慧尊融入皈依境的一切聖尊三味耶身之中和合為一毫無分別。此時聖尊們以大歡喜心關注著你。再觀想自己的右邊是父親、左邊是母親、前面是冤親、後面是眷屬,周圍六道眾生圍繞,皆顯現為人形,遍布於無邊無際的大地,自己帶領眾生一同念誦皈依:南無皈依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這時觀想根本上師及與其它上師無分別的世尊、傳承上師、本尊、佛陀等,從諸尊頂上放出白光,合而為一,照明自己及眾生的頂輪,光中充滿了如同牛奶質地的甘露,不斷流入自己體內,對上師不敬的黑色般的惡業剎那消失,體內明亮無比,甘露不斷流入,從足盈溢至頂,得到一切上師、佛陀金剛身的加持;觀一切上師、佛陀等喉輪放出紅光,合而為一,照亮自己及眾生的喉輪,紅色甘露流入體內,口業的無明黑暗遇紅光剎那消失,體內充滿紅色甘露,由足盈溢至頂,得到金剛妙語的加持;觀一切上師、佛陀心輪放出藍光,合而為一,照亮自己及眾生的心輪,藍色甘露流入體內,意業的無明黑暗遇藍光剎那消失,體內充滿藍色甘露,由足盈溢至頂,得到金剛意的大加持,消除心所造業。或者可以同時放白、紅、藍光,照明自身及眾生的三處,三色甘露同時流入體內,消除三業一切黑暗,由足至心充滿了藍色甘露,由心至喉充滿了紅色甘露,由喉至頂充滿了白色甘露。下面再觀想每尊面前的經書上放出金光,合而為一,照明自己的頂輪,金色甘露聖水流入身體,無始以來所造不敬法寶的黑業剎那不知去向,得到八萬四千教證法門的加持,通達一切教法,修習戒定慧三學會很快得到相應的成就。再觀想諸大菩薩、緣覺、羅漢、聲聞、空行、一切護法、四大天王等身口意三門放三色光,光中充滿了甘露聖水,依身口意的次序或同時流入體內,使我得到僧寶功德的一切加持。然後接著修不共的皈依發心。
諸佛正法賢聖三寶尊,從今直至菩提永皈依,
我以所修施等諸善根,為利有情故願大覺成。(三次)
文釋:一切上師佛法僧三寶,我發誓到成佛為止堅定不移地皈依您等,我不僅為了自己的福慧圓滿,也為了解救一切的父母眾生使他們得到無上正等正覺的果位,為此從現在開始,我要發廣大的菩提心,行菩薩道。
意釋:承由前面的思維,我虔心皈依了上師佛法僧三寶,終於找到了解脫之道。但是,我今生的父母,我無量劫來生生世世的父母,他們仍在六道之中顛沛流離,受著無量無邊的痛苦。而我為了自己的解脫,自己的安樂,於大恩的父母而不顧嗎?看著他們痛苦不堪無有出處而熟視無睹嗎?想到這些我心裡真是慚愧和不安,我以什麼報答他們的恩德呢?所以,從此刻起我下定決心:我不僅只為了自己的解脫,更為了一切父母眾生的解脫,最終我們都要得到無上正等正覺的佛陀果位,我要像我的上師佛菩薩那樣,廣行菩薩大道,發大菩提心。
            觀想:依如此思維後,念誦儀軌並觀想:眼前皈依境中的一切聖尊,知道我是如此地皈依和發菩提心後,非常歡喜,上師、本尊、諸菩薩等及一切經典放出大光明,照明我和一切有情眾生,其光芒和甘露加持我和眾生的身心,清除我等無始以來的業障,得到了上師三寶身口意的加持。
特為饒益一切有情、誓當證得正等菩提。故修至尊妙音瑜伽。
文釋:為了解救一切父母眾生,證得無上正等正覺的果位,故此,我要修持
至尊白文殊師利菩薩的殊勝妙法。
意釋:這是發殊勝心,以突出強調修行此本尊法的良好心願。
觀想:於此發殊勝心後,行收攝‘皈依境資糧田。觀想方法是:眼前虛空中的諸尊由外及內的層層融入到中間的釋迦牟尼佛的心中。即四大天王(?)、護法、勇士空行、聲聞、緣覺、菩薩、顯教諸佛、事部本尊、行部本尊、瑜伽部本尊、無上瑜伽部本尊等依次融入釋迦佛;諸灌頂傳法上師融入根本上師,再融入中間的釋迦佛;修行加持派廣大行派甚深見派’也分別融入釋迦牟尼佛的心中。這時只有蓮花日月輪之上的釋迦牟尼佛,他是一切上師三寶的集中顯現。接下來,釋迦佛瞬間化成白色光明由你的頂門融入到你的體內,你與佛的身口意完全地融合成一體了。再觀想,外在的三千大千世界融入到地球,地球再融入到你的禪房,禪房再融入到你的體內,此時你的身體由上往下、由下往上同時向心間融入,你的心越來越小,越來越小至最後落空了,在空中入定。
從這裡開始正式進入本尊修法的部分,由此我也將把講授的重點放在如何具體的觀想上面。其他諸如為什麼如此觀想?如此觀想的究竟意義等的問題,我將在今後機緣成熟時再做進一步的教授。
自身一剎那間轉成至尊文殊師利身,明朗顯現。心間月輪座上,白色‘’字,從字放光,於自住處,奉請上師不動部主住所之至尊,文殊師利、諸佛佛子,集會圍繞,俱至面前虛空。
嗡班甲日沙瑪甲(結金剛印迎請)
那瑪古入白那瑪薩日瓦達塔噶達阿亞曼祖希日薩巴日依瓦日阿白
嗡薩日瓦達塔噶達阿亞曼祖希日薩巴日依瓦日阿阿剛巴當布白都白阿洛格更德納微德下達巴日底恰吽梭哈
班甲日布卡阿吽(凡此有供養結印)
意釋:根據我的傳承教授,首先要觀修一個簡單的本尊白文殊的生起次第。
觀想:於諸法本性虛空中,生起一個潔白的‘字,字化光剎那間轉成自身白文殊師利菩薩。自身白文殊心間具潔白的蓮花月輪,月輪之上中間位置又生起一個直立的白色字。此字放出無量的白光,照明了十方一切佛剎土,尤其是白文殊菩薩所在的淨土。觀眼前虛空中化現出一朵白雲,白雲之中安立著許多蓮花寶座,然後從十方淨土中將與上師無別的白文殊菩薩及十方一切佛菩薩、本尊等迎請過來,安住到面前虛空白雲之中的蓮月座上。中間蓮座之上是與上師無二的至尊白文殊菩薩,在他的周圍是自白文殊到自己根本上師的一切傳承上師,以及密宗四續本尊、顯宗諸佛、菩薩、緣覺、聲聞、勇士空行、護法等無數聖尊圍繞(與前面所講的皈依境相似)。同時念誦迎請咒:班則沙馬雅扎。其大意是:一切聖尊,請遵守您普度眾生的誓言,故請安住在我的面前。然後念不共皈依:南無古入白 南無薩瓦達塔噶打阿亞曼殊寫日阿薩巴日阿瓦惹白其大意是:皈依根本上師皈依本尊文殊師利菩薩及所有一切眷屬等。然後做手印並觀想供養:薩瓦達塔瓦達阿亞曼殊寫日(阿)薩巴日(阿)瓦惹阿剛巴當布白都白阿洛格更德納微德下達扎底扎吽娑訶從自身白文殊的心間月輪之上潔白的’字發光,光尖上化現出無數的供養天女,手裡持著盛洗浴水的寶瓶(阿剛)、洗足水的寶瓶(巴當)、鮮花及花環(布白)、燃香(都白)、明燈(阿洛格)、塗香(更德)、美食(納微德)、彈奏天音(下達)及各種寶物貢獻給面前的以白文殊為核心的一切聖尊。供養之後將天女收回自己的心中。然後在一切聖尊前受皈依戒、菩薩戒、發四無量心及特殊發心。
佛法眾中尊,至菩提皈依,為成自他利,我發菩提心。
現住十方界,諸佛菩薩聽,為圓滿菩提,令發菩提心。 (三次)
觀想:於眼前一切聖尊前鄭重地發誓:至尊上師三寶,我從今直至成佛虔心地向你們皈依,為了自己與一切有情的真正解脫,我發起廣大的菩提心。

眼前及現住十方的佛菩薩呀,請您作為我的證人,為了圓滿證得無上的佛果,我也要使一切眾生都發起大菩提心,從現在開始,我要做利益一切有情的菩薩!受持皈依戒!

 我今皈依三寶尊,罪障各各皆懺悔,有情眾善盡隨喜,大覺菩提意能持,
諸佛正法賢聖僧,直至菩提皈依竟,自他義利極成故,菩提心者令生起。
菩提最勝心者生復生,敬諸有情如我大恩親 
菩提大行義樂定修行,為利有情故願大覺成    (三次)
觀想:我要皈依上師三寶,懺悔一切所做罪業,隨喜眾生一切功德,廣行菩薩六度萬行,做一個真正不退縮的菩薩。我要把一切眾生當成我的大恩父母,給他們最殊勝的布施,那就是讓他們同樣生起為了尋求無上正等正覺的佛陀果位的心願……。如此發願而念誦,這樣在聖尊面前受了菩薩戒了。
(舍)一切有情遠離親疏貪瞋住於舍豈不善哉!願其安住!
我令安住!惟願上師本尊加持能如是行!
(慈)一切有情具足安樂及安樂因豈不善哉!願其具足!
我令具足!惟願上師本尊加持能如是行!
(悲)一切有情遠離痛苦及痛苦因豈不善哉!願其遠離!
我令遠離!惟願上師本尊加持能如是行!
(喜)一切有情不離善趣與解脫妙樂豈不善哉!願其不離!
我令不離!惟願上師本尊加持能如是行!               (三遍)
意釋:由於我無始以來的無明煩惱習氣所驅,使我習慣了貪愛自己,瞋恨他人。而如今我已經皈依了上師三寶,並且受了菩薩戒了,故此不應該再生起對眾生及世間的瞋悔貪圖之心了。同樣,一切有情就是因為有親疏遠近,貪圖瞋恨,以苦為樂,以假為真的愚痴無明之心,才如此的痛苦不堪……。故此我要發四無量心。
四無量心有專門的修法,它是修發菩提心的增上緣。在此念修四無量心,一是為發清淨願,二是為避免修法障礙。
我為一切父母有情義利故,滅除煩惱無知暗昧,增盛智慧熾然光明,當證圓滿大覺寶位,特為祈求聖者白文殊本尊,增長慧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